首页 > 党务工作 > >网格员丰枫的一天:身上挂满药房购物袋帮社区重症患者买药
党务工作

网格员丰枫的一天:身上挂满药房购物袋帮社区重症患者买药

时间:2020-02-28 19:15供稿单位:百度|360|搜狗|神马打印字号:

央广网武汉2月27日消息(记者李行健)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两天,一张身材微胖的社区网格员身背近百份药品的照片走红网络。他是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区网格员丰枫。2月24日,从早上5:30开始,丰枫和同事们在12个小时里,为给60位患者买药,跑了12家药店。因为带去的箱子装不下所有药物,丰枫索性将其中小份的药串成两大串挂在自己的身上。

25日、26日,武汉重症慢性病患者医保买药政策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定点药店扩展到50家,第一个平台型互联网医院也从昨天(26日)开始纳入了医保支付。丰枫他们帮居民买药的工作压力是否有所缓解呢?记者跟随丰枫,记录了他的一天。

记者:你下一站去哪?

丰枫:旁边的药房。

网格员丰枫的一天:身上挂满药房购物袋帮社区重症患者买药

丰枫是武汉江岸区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区网格员,负责帮居民买重症慢性病药物(央广网发 受访者提供)

记者口播:我是总台央广记者李行健,我们现在又跟随网格员丰枫来到了益丰大药房武汉二七路分店,这里是新增的重症慢病定点药店。

药房工作人员:先拿个号。排队都注意点距离!都注意点距离!

丰枫:排到了十三号。

记者:十三号要排到什么时候?

丰枫:下午过来。这部分病例和医保卡都没带来。和我一起来的居民,她买的重症药可能不在(重症慢性病)范围之内,所以她当时说要到医院去排,早上把她带到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先去了二医院后湖院区,现在后湖院区属于发热的地方,不敢去,又把她带到南京路本院那边,也没开成。他是因高血压引起的视网膜脱落,不在重症范围之内。

记者:汉口大药房黄石路店很早就可以开高血压、糖尿病的药了。

丰枫:这个是比较特殊的,她是属于因糖尿病、高血压引起的视网膜脱落,重症是视网膜脱落,并不是高血压。(起因是高血压、糖尿病,结果是视网膜脱落,所以不在目前开售的重症慢性病范围之内)

丰枫:胰岛素要等几天?

药房工作人员:大概三天后就可以了。

记者对丰枫说:你这量大,有多少要多少了。

丰枫:真的是,我这边大量的居民要胰岛素,少的可能两三支,多的三五支、九十支都有可能。

丰枫:我现在去汉口医院铁路分院去开药……

网格员丰枫的一天:身上挂满药房购物袋帮社区重症患者买药

因为自己也是糖尿病高血压患者,丰枫能从医生的“天书”里识别出药品的名字(记者李行健 摄)

记者口播:现在我们的车跟随着网格员丰枫的车一路在找药房,这是他日常非常常规的节奏。这已经是今天上午我们跟着他不知道跑到第几家药房,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解放大道2263号的民益大药房。给病人排队买药,并不是简简单单一起排队就行,因为有各种各样特殊的情况存在。

记者:我看你今天基本上一直都是跑着的,我都有点追不上你。

丰枫:因为后面还要赶着去其他好几个药房问问情况。刚才问的这边二七路开放重症慢性病的药房,它只有三个还是四个病种,病种不全。我这边有冠心病的,它病种里头就没有,所以走不了重症,我到其它位置去问一下,看看到底哪个能买到冠心病的药。

记者:这个居民的药只能在这开吗?

丰枫:他们是铁路职工,走铁路医保,只能到指定的位置。

记者:这个病历本上写的药方,我都认不出来写的是什么。

丰枫:这个是洛活喜,这个是雅施达,因为我自己也吃这两个药,我也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只是我不是重症,他们说的药大部分我都知道。

记者:这是怎么了?

丰枫:他这还真不一样,铁路医保给他们定额定量,比如给他1000块药费,用不完就作废了。你用900块,剩下100块钱,下回也用不了。这种情况你宁愿多开一点,补一点都行,所以刚刚又给他加了点降压的药。

记者: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丰枫:这些细节他也没跟我说,他们平常可能也没注意这个事。

药房医生:那您再给我三块一。

丰枫:可以。

记者:中午就得把药发给他们么?

丰枫:中午会通知他们,他们什么时候来自愿。

记者:放在社区就行了是吧?

丰枫:对。

丰枫:我之前一般都是下午两点钟去,排三个多小时队,基本上五点多钟就能拿到号。我一般一二十个,个把小时能搞完。可是22日那天,人太多,我去了就没拿到号。因为头一天没拿到号,第二天一早上8点多我们又去了,本来那天我休息,可是因为工作没做完,就没有休息。有人跟我说要早一点去排队。可23日早上不到9点,我们去的时候,又没拿到号。所以24日我被志愿者拍照那天(是因为积压了两天的药要给居民拿)。24日凌晨天不亮我们就和社区的的士师傅一起出来了,5:10分去排队,可还是没排到第一个,只排到第九个。第九个也不是一去就能进,前面放了四个人的号进去,里面有6个窗口,2个对预约,4个对社区,我是第三批才进去的。我那天买的药大概60多份,绝大部分是高血压、糖尿病,还有一些心血管术后介入的(药品)。居民没药吃是不行的。一般他们都要求我一开开两个月(的量)。但是我不能给他们开两个月的,我量太多了,一个人开一个月的,用专用的袋子可以装得下,两个月就装不下了。所以我得保证一个人一个袋子,这样我才能拿得走,多了我就拿不走了。

记者:居民也理解。咱们是那种老小区吗?

丰枫:社区开重症(药品)的人很多。这个社区低保、低收入、残疾等居民相对集中。小区一共六七千户,一万四五千人,我估算有重症(药品)需求的可能有一千多户。我一天不来就着急。25日我想喘口气,头一天开太多了,26日也想休息一下,这一看根本不行,居民需求大,至少两天就得跑一次。我其实很感谢我的网格内的居民,他们所有事情都自己解决,所有事情都自己去,包括买菜、买米,甚至运他们都自己解决。

记者:他们知道你买药很辛苦。

丰枫:对。

网格员丰枫的一天:身上挂满药房购物袋帮社区重症患者买药

帮助别人的时候,也有人在帮助你。外卖小哥杨力刚捡到了丰枫的手机,并第一时间归还(记者李行健 摄)

记者口播:刚刚我们在跟着网格员丰枫买药的路上,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丰枫在武汉心理医院买药的过程中,因为一直在跑、在赶路,所以手机掉在了地上,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有一位热心的快递小哥把他的手机捡到,又送到了我们现在正在排队的民益大药房的门口。这个故事让我非常感慨,其实你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还有人在默默帮助你。

志愿者:丰枫,这个外卖小哥捡到了你的手机。

记者:估计他刚才太着急赶路,掉在了地上。

外卖小哥:我在武汉精神卫生中心那里捡到的,我也不知道号码,我就在他通讯里找了几个电话号码打了电话。

丰枫:谢谢,太感谢了。

上一篇:女子膀胱可将碳水化合物转化为酒精 属世上首例
下一篇:擦枪走火!美国一警察玩游戏时开枪误杀女同事 获刑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