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之窗 >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
党政之窗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

时间:2020-04-01 12:07供稿单位:百度|360|搜狗|神马打印字号:

大众网·海报新闻4月1日报道

记者 张稳 张珈玮 亓翔 庄滨滨

4月1日上午,发生于2004年的河南民权“投毒杀人”案在经历4次判决、3次发回重审后,终于迎来了再审宣判。

该案当事人吴春红在喊冤16年后,被宣判无罪,当庭释放。此前一天就已到达吴春红服刑地点浙江金华监狱的吴春红的儿子吴云磊,在河南商丘以及民权两级法院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接吴春红返回民权老家。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判决书

吴云磊赶到金华的同一天,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兵分两路,分别赶到浙江金华市以及吴春红老家河南商丘民权县,独家对话了吴春红的一双儿女。

 

“他说如果他在家的话,一定会一直供我和弟弟上学”

3月31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驱车来到吴春红的老家——民权县周岗村。

吴春红的女儿吴莉莉正在给父亲打扫屋子、铺床,为了迎接父亲回家,她专门去买了新的被褥。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吴春红女儿吴莉莉

吴莉莉告诉记者,从2004年父亲被抓走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在原来的家住过,这些年不是在亲戚家住,就是在外面租房子住。而现在的这个院子,是他们2011年租的,一直住到了现在,她弟弟从外面打工回来也会住在这里。

2004年的时候,吴莉莉12岁,刚上初一。弟弟吴云磊9岁,还在上小学。在吴莉莉的印象中,当时他们家的生活条件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吴春红一家人

吴莉莉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村里最好的代步工具就是自行车,他们家有一台摩托车;别人家都是黑白电视,他们家的是彩色电视,“村里人晚上没事,一般都会上我们家看会电视再睡。”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吴春红家的老院子

“当时我爸干活也比较辛苦。有一次我就问他,你看你那么累,天那么热,也不知道休息一下。我爸就说,我不想等到以后你跟你弟弟想吃什么的时候却吃不上。”吴莉莉至今还记得,当时他们家水果零食不断。甚至父亲还专门给他们买了个装零食的篓子。

“在零花钱上,我弟八九岁的时候,他的零花钱一般都是5块钱,有时候最多的时候是20块钱,而其他小朋友基本上都是1毛2毛的那种。”

然而,这一切,都在16年前的那个冬天改变了。

“当时脑子里面都是我爸的事情,有时候上课不自觉地就会想到他的案子。后来上完初三之后,我就出去打工了。” 吴莉莉说,这之后,她给别人做过衣服,做过插件,还干过物流。后来弟弟也辍学不上出去打工了,说是想出去多挣点钱。

“我爸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和弟弟是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学校。当时我爸问我为什么不上学了,我说不想上。我爸当时就哭了,他说如果他在家的话,一定会一直供我和弟弟上学。”

“我妈在当年出了事以后也出去打工了,她说要出去挣点钱,维持生计。因为她不认识字,就只能干一些苦力活,帮人家扛货。干这种活的一般都是男人,根本没有女人。” 说起母亲,吴莉莉留下了眼泪。她告诉记者,刚开始那几年,因为没有手机,几乎不怎么联系,可能三个人一年都见不了一次,更别说吃一次团圆饭了。

“我妈本来就有点内向,现在变得特别不爱说话,每次回来我看着我妈的眼睛,我就特别心疼。我妈的眼睛里面都是那种特别迷茫、特别无助的眼神。也不怎么回来,她说因为我爸爸出事以后,她就感觉没家了。”

“我爸出事前,我妈一直在家照看我和弟弟。我们村里刚开始兴起外出打工的时候,我妈就和我爸说要出去打工。我爸当时就说,只要他能动,能干活就能养活我们娘三个,就不会让我妈出去受罪。”父亲的这句话让吴莉莉印象深刻。

 

“你长大了,以后你替你爸爸跑案子吧”

除了妈妈和弟弟,吴莉莉最心疼就是爷爷奶奶了。“我爸出事前,我爷爷就已经不干活了。当时我爸还说,等到我爷爷奶奶60岁的时候,要每年都给他们过生日,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回来。结果还没等到他们过60岁生日,我爸就出事了。出事以后,我爷爷就开始做我爸爸以前的活,给人家做木材加工。记得有一次周末回家,看到我爷爷扛着大木头,整个肩膀上都硌出血了。”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吴春红父母

刚开始有近十年的时间,一直是爷爷在到处奔波为父亲申诉。一直到2014年的时候,爷爷身体越来越不好,不能再出远门了,他就把那些以前的申诉材料都给了吴莉莉。

“爷爷说你长大了,以后你替你爸爸跑案子吧。”接过替父亲申诉的担子之后,吴莉莉开始给最高院、最高检等部门写信,邮寄申诉材料,一直寄了有近六七百份。直到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

而这段时间,吴莉莉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吴莉莉说,那几年,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她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邮局邮寄材料,一个手抱着孩子,一个手骑车去镇上。

“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地抱抱我爸。”吴莉莉说,其实父亲出事,对弟弟的影响是最大的,他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不愿与人交流,到现在都不愿意交女朋友。每次她催弟弟交女朋友,弟弟每次都说“我还不急你急啥”?其实她知道弟弟的心里压力是最大的。

 

“失去”父亲的16年,他从全家的宠儿跌落成一个“杀人犯”之子

吴云磊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在北方重男轻女的氛围中,自打他一出生,全家就宠着他。当时,父亲吴春红天天在家做木工活,相比于一般的务农人家,吴家里的经济条件好的不是一点半点。吴云磊记得当时自己想要一块电子表,父亲二话没说,下午就给他买回来。

50岁吴春红蒙冤16年终无罪,曾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禁闭,家人累计邮寄六七百份申诉材料

 

吴春红家的带锯

“从我记事起,我父亲和母亲没吵过架,对我们姐弟都很好,而且不打牌不闲聊,也没和邻居产生过争执。”谈起印象中的父亲,吴云磊脸上洋溢着崇拜和幸福。

这一切,在2004年的一个雪夜,被彻底击碎。吴云磊回忆说,那时,他才上二年级。在一个下雪的夜晚,全家人不到9点就上床睡觉了,突然来了两个警察,把他父亲叫出去问话,随后他父亲就再也没回来。

“当时母亲一直哭,我很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自己和姐姐就被亲戚接走。”

在亲戚家,吴云磊用表哥的名字入学。一次暑假,爷爷把他和姐姐接回家,才发现家里的厨房被人砸得一片狼藉。两年后,在家里人的谈话中,渐通人事的吴云磊知道了父亲的事情,当时吴云磊不敢相信,那个一直要求自己“孝顺”、“尊老”的父亲会投毒杀人,后来认的字多了,吴云磊看了父亲的卷宗后,才知道父亲这些年一直在为自己寻求清白。

 

一声“爸爸”两人隔空痛哭

父亲被抓两年后,吴云磊在当地法院开庭审判时第一次见到父亲,坐在旁听席的吴云磊,远远冲着被告席的吴春红喊了一声“爸爸”,吴春红回头看着他,轻声叫了他的名字,两人隔着距离都落泪了,那次互动很快被法警喝止。

回忆起父亲的样子,吴云磊依旧记忆犹新。

“父亲当时瘦了很多,腰背驼了,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再后来,奶奶带着吴云磊和姐姐多次前往父亲服刑的监狱探视。父亲对他们说,“我是冤枉的,你们要听话,照顾好自己,不要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每次,吴云磊都想哭,想着狱中的父亲可能会更难受,他都是探视回来,躲在被窝偷偷哭,从不给别人说。

再后来,有几次吴云磊和家人去探视,都见不到父亲。原来,父亲因为在领导视察监狱时喊冤,被关了禁闭。

父亲在狱中煎熬,失去了父爱的吴云磊,性格也大变样。从转学起,他就不敢跟同学说自己家里的情况。渐渐地,他变得内向,不爱说话,只上到初二,就早早辍学,开始进入社会,打工挣钱,希望能撑起这个家。

这几年,吴云磊在五金厂当过学徒,在电子厂打过工,学过开车,现在和表哥在工地干零活,逐渐能自食其力。前几年,吴云磊谈了个女朋友,但是对方家人听说吴云磊父亲的事情后,最终两人已分手告终。“这些年,我的性格虽然内向,但是在外面闯荡的多了,很多道理都懂,现在就是希望父亲能洗清冤屈,全家团聚。”

来的时候,吴云磊和姐姐给父亲买了一套新衣服、新鞋子。“见到父亲,我想叫一声‘爸爸’,我们回家吧。”吴云磊说,“父亲出狱后,我和姐姐希望给他检查下身体,陪他一段时间,让他和外面的世界多接触下,接下来,自己不希望父亲再为生活奔波,要靠自己打工挣钱,真正撑起这个家。”至于是否申请国家赔偿,吴云磊说自己暂时还没有打算。

吴云磊说,4月1日,在广东打工的母亲也将回到河南,顺利的话,他接上出狱的父亲,一家人4月2号就能团聚。再过几天,就是父亲50岁的生日,他希望好好给父亲庆祝这个生日,毕竟这个生日,是一个重生的日子。

上一篇:除了继续用“武汉病毒”,蓬佩奥还威胁对中国秋后算账
下一篇:71岁的年龄,21岁的身材:婚纱女王的不老人生太slay了!